抑郁症的故事

    心理咨询 港湾心理 123次浏览 0个评论

    首先,抑郁症是精神疾病,注意精神疾病这四个字,因为它在老百姓们通俗的语言里总是被叫做“神经病”,于是很多时候抑郁症会被大众当作是神经疾病而跑去神经科。

    这绝对是经验之谈,因为我第一次发病的时候就发生过这样的状况,当时先是去医院包扎伤口,我的母上大人也只是认为我是想不开,但是我当时睡眠状况很差,于是就想当然的领着我走进了神经外科……

    多年后我真的得了一次神经上的疾病,只好去神经外科住院治疗后,才明白之前这个行为简直是错得离谱,每每想起几乎都能笑出鹅叫。

    另外还要注意的是,抑郁症的诊断最好去专门的精神心理专科医院,并且挂号精神科。我个人认为在确诊前最好不要轻易尝试心理科,因为这有可能会加重病情,在发病期,抑郁症病人的脑内思维模式是非常混乱的,一种是死循环类型,就是重复的自我肯定和自我否定,一种是平铺型,他不断的提出问题,而所有的问题都指向虚无。

    而心理科只是一种治疗手段,通过心理疏导的方式找到生病的原因,心理咨询师需要通过有引导的对话来查明病因,并在查明病因的情况下解决问题。这个查明病因的过程并不像大多数人想像的一样和风细雨,因为心理咨询师的目的很明确,而完全顺着受访者的意愿进行对话的话,由于人类具有逃避问题和撒谎的属性,有时候是查不出问题所在的,这个时候会对受访者进行施压试探,而这种施压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绝不是一个美好的体验,因此,盲目的心理治疗会使病人抗拒治疗,甚至直接导致崩溃。

    而精神科的医生会通过更和煦科学的手段进行检查,包括但不限于验血验尿、心电图、脑CT、抽血、做测试题等,然后才进行问诊。注意,问诊是最后进行的,之前的所有检查都不存在信息交流,患者只需要机械执行即可,最后到达问诊时,医生已经可以通过患者的生理指标来判断患者的精神情况,在问诊的过程中会更加考虑到患者的体验,从而进行确诊。因此在专业的精神心理医院的精神科中,患者的确诊流程是非常舒适的,这样的确诊方式也更加科学。

    我曾在征得医生同意的情况下进行过一次心理咨询,其实也不算是医生同意,是我的母上大人反复要求,医生无奈之下答应的。可能也是当时我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好转,没有最初时那么极端,才答应我进行了一次心理治疗。那绝对是一次可怕的体验,我一直反复念叨着我的烦恼却没有办法抛出一个合理的问题,而心理咨询师一直在弹压我的想法试图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最终不欢而散,我提前结束了咨询从咨询室里逃了出来,从此再也没有进行过心理咨询。那次咨询只进行了10分钟,通常标准至少有40——60分钟。

    直到多年以后我充分了解到心理咨询的目的和意义后,我才将心中对当时那位心理咨询师专业程度的质疑抹去,却再也没有去进行心理咨询的想法。

    在精神科的初步问诊下,我们才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整个检查过程实际上并不昂贵,一线城市大约也就是1000元左右,18岁以上的成年人普遍都支付得起,实在不行还有马云爸爸,这个时候钱比命重要。并且其实症状比较严重的朋友检查的项目反而会比较少,因为生理症状太明显了,很容易判断,倒是症状较轻的朋友检查会比较细致。

    至于未成年人的抑郁症情况倒是比较无奈,由于经济上的不独立,未成年人的就诊情况是由家长决定的,而许多家长是意识不到抑郁症的危害性的,所以抑郁症的科普还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如果最后确诊不是抑郁症而不是抑郁情绪,恭喜你朋友,去找几个朋友倾诉,然后放声大哭一场,或者喝个酩酊大醉,或者在KTV包厢里唱到口干舌燥吧。这不仅仅是情绪的宣泄,也是一场隆重的庆祝——你刚刚从鬼门关前走了回来,之前让你郁闷的事情在生死面前苍白得让人可笑。

    如果最后确诊是抑郁症也不要担心,一个字:治!医生怎么说就怎么治,这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战争,你就是一名战场上的士兵,医生就是你的战略指导,你已经被推上了战场,乱跑也是死,有策略的打即便最后死了起码不会死得不明不白。

    如果是中重度的朋友,我的建议就是一段时间内放弃工作或学习,专心治疗。如果是关心的人患了抑郁症的朋友,也可以通过下面的方法反推出对方是否有抑郁倾向,进而带你关心的人去进行诊断治疗——因为中重度的抑郁症患者普遍不愿意就诊,他们心理非常矛盾,一方面他们害怕自己得了抑郁症,那意味着他们可能会死,可能会被身边的人排挤,另一方面他们又害怕自己没有得抑郁症,那样会被身边的人嘲笑“活得矫情”、“玻璃心”,从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但是在这样的害怕与自责中,他们其实已经游走在钢丝之上,焦虑与抑郁折磨着他们,直到钢丝断裂坠入无尽的黑暗。

    听着其实挺拧巴的,一方面是害怕自己死掉,一方面是害怕自己不体面的活着(被人嘲笑),听着确实挺矫情的,其实就是因为抑郁症患者的生病原因之一——活的拧巴。我没有深入的剖析过其他抑郁症患者,因为我觉得这种回忆会让他们受到伤害,但是我会在另一个故事里给大家讲讲我的拧巴,我完美的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麻花,成为这条gai上最作的崽。

    那么休息下来专心治疗的时候需要做些什么呢?

    除了治疗,其他时间里想干什么干什么,千万别强迫自己。想躺着躺着,想睡觉睡觉,而抑郁症最容易出现的自暴自弃来自于不想看病,所以治疗要强迫,其他一切顺意。

    很多时候我们有一个误区,得了抑郁症就要多找点事做,强迫自己忙起来才不会胡思乱想,但是这个想法恰恰是错的。首先,抑郁症患者最常见的情况就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因为这个时候,患病的我们脑子就是之前提到的两种思维模式——要么是复读机,要么是出题机,这是由于脑内分泌物影响的,任何自己相干的事情得到满足都对治疗有一定好处。至于这些神秘的脑内分泌物我不在这里多讲,毕竟我没有专业到去进行科普,我只是一个爱讲故事的人。

    抑郁症的早期症状就是失眠,或者不能叫失眠而应该叫早醒。什么是早醒?就是单次睡眠时间很短,能短到什么程度呢?我最严重的时候单次睡眠不超过40分钟,而且每次醒来都是惊醒式的,一下子就醒了,猛的一下就坐起来了,脑袋里意识清清楚楚。清楚到下一次睡眠至少是4个小时以后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完全在家一整天,也不过零零碎碎的睡了四个小时而已。

    所以抑郁症非常影响工作和学习,而工作和学习在这个时候也会给我们带来非常负面的反馈,睡眠不足导致学习能力和工作能力下降,学习和工作结果不满引发自责,同时在半夜惊醒后由于不能更快入睡陷入自责引发焦虑。同时,抑郁症还伴有身体的疲惫感,这最初也是由于脑内分泌物造成的,但是工作和学习以及睡眠不足加重了疲惫,疲惫导致工作学习效果不佳引发焦虑。

    你可以想象,12点睡觉,半夜2、3点惊醒,坐起来后疲惫感涌来,只想沉沉的躺下去,却又睡不着,睡眠时间不足导致更加疲惫,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并且无法通过自我疏导解决,你可以看见一个抑郁症患者整天躺着,但他肯定不会整天真的睡着,这种日子非常折磨人,我甚至能感受到生命的加速流逝。

    难得滋生的欲望是抑郁症的安慰剂,有一段时间我想要把自己关起来,于是我找了个房间,在家人的关注下搬了进去,闭上房门,拉下厚重的窗帘,自己蜷缩在床上在黑暗中安心的躺着,然后在夜幕降临时打开夜灯,以防止半夜惊醒时黑暗带来的失落。家人在尽可能不打扰到我的情况下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一年,在医生的帮助下我的病情才得以好转,我打开窗帘,阳关刺进来的时候,我仿佛迎来了新生。

    然后就是慢性疼痛,没有损伤没有理由,就是疼,持续或间歇性的疼,可以被按摩或者外用药膏缓解,但就是好不了,这样的疼痛持续一个月以上就是慢性疼痛。但是以发生在我身上的情况来看,并不是每一例抑郁症都会有慢性疼痛。

    最后是千万不要自己主动停药,医生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你停药,你要相信他们的专业,因为抑郁症是会反复发作的,完整的后续治疗会极大的延缓下一次发病,也许延着延着一辈子就过去了呢?


    港湾心理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文网址:抑郁症的故事 https://www.xinlitu.com/1567.html
    喜欢 (0)
    支付宝[13571844594]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在线客服
    客服小哥
    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咨询

    选择聊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