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琴,一个曾经的抑郁症患者:北大一到期末,看抑郁症的人可多了

    抑郁症 港湾心理 15次浏览 0个评论

    最新一季《脱口秀大会》,拥有北大学历的李雪琴火了,这个长相不惊艳,身材很普通的东北女孩,一开口就能让人捧腹大笑。

    在参加节目之前,她完全没说过脱口秀,如今却成为一匹黑马,一路过关斩将冲进了前十,连坐在评委席上的大张伟、李诞都十分看好她。

    “XXX你好,我是李雪琴……”这是她固定的开场白,即使到了赛场上,她也不会给自己加太多的头衔,虽然她的履历很光鲜,但她更喜欢当个“快乐的傻子”。

    有网友说:“最近心烦,只要看到李雪琴,就会莫名地笑起来。”

    可是谁知道她曾经也是一名抑郁症的患者呢?

    北大副教授徐凯文曾经说过,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还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我现在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甚至已经放弃自己!18-04-25观点)

    比如,最近被一句“大家好,你吃饭没呢”刷爆朋友圈,登上各大热搜榜,而说这句话的主人公李雪琴,在一夜间成为了火遍全国的网红,就是应该抑郁症患者。

    一月中旬的晚上,李雪琴在家中情绪崩溃,想要自杀。感受疼痛是她十几年来习惯的解压方式,她用水果刀反复划手腕,血马上淌了下来。

    在上学期间李雪琴就十分的文静,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成绩在年级里一直名列前茅。在考大学时李雪琴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北京大学新闻学院,但因为学习、生活的压力让李雪琴的性格变得自闭,不愿与人交往,在大四的时候患上了抑郁症,曾多次在大街上抱头痛哭,甚至想到过自杀。后来在同学和医生的帮助下渐渐有所好转。

    以后李雪琴考上纽约大学研究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李雪琴的抑郁症变得严重,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李雪琴回国学习。

    名校网红?大家好,我是李雪琴

    “我有社交恐惧症”

    口述:李雪琴

    1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辽宁铁岭人。

    我初中的时候学习很好,年级第一。

    但进高中前,我没想过要考清华北大这种学校。可一进本溪高中,我发现这高中都是冲着清华、北大去的。

    高一的时候,老师在后面贴一个名单,每个人写上自己的志愿学校。我在我们班是第四名,前后名大概20多个同学,填的都是清华大学或者北京大学。

    我战战兢兢地填了中国政法大学,我觉得如果能考上中国政法大学,就光宗耀祖了。

    老师说你改一改,你把自己放那个位置,给大家带来的影响特别不好。我说行,那我改成中国人民大学。她说你就写北大吧,我才写了北京大学。

    2

    上课谁坐我旁边我都能跟谁唠嗑,老师就让我一个人一座儿。没有同桌就前后左右也聊一聊吧,后来我就坐讲台边儿上了。

    我们校长没事就溜达,从那个小窗户往里看,就那么看着我。我回头借一根笔,我书掉了,老师就扫我一眼。你说我笔掉了,也挨顿说。我老慌了,我每天在那如履薄冰,很怕东西掉了。那谁还不掉个笔呢?

    老师说我我就傻笑,有时候把我说哭了,我还是傻笑着哭。

    我们学校一年就放几天假,每次回家呆两天,回学校的时候我就特别难受。

    我又要回到这个环境里去学习,去跟那些人竞争。我们班特别鼓励竞争,而我特别不喜欢竞争。教室后面有一个大榜,老大一张了摆在那,每个人要选择一个竞争对手,你去跟他比每一次考试的成绩。你一定要说,这次我要超过他,如果没超过他,要有一个对赌协议。

    很多人很享受这种竞争的过程。有的人说谁谁谁,我一定要考过你。我感觉老可怕了,我很不舒服。

    我跟我高中同学都不怎么熟悉。他们很喜欢仪式感,我不行。大家在那喊口号,我要考北大,我要考清华,我就在底下为他们鼓掌。我很早就认清了,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你也是OK的,我也没有问题,只是我们不一样。毕业之后,很多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3

    进了北大我发现确实有一些很厉害的人,我很敬佩他们,但大多数人也就是普通人。

    我一直都不合群,北大的新生活动都没去,班级第一次聚餐也没去。本身我就社交恐惧,我不太擅长主动跟别人说:你好,我是谁谁谁。

    干吗呢?我是那种山不就我,我死都不就山的人,我那几个朋友,都是他们壮着胆子,先过来跟我说话,我感觉行,然后做朋友的。

    大四时我确诊抑郁症。那时我压力太大,当时的男朋友又比我还悲观,我情绪很低落的时候,他救不了我,我俩像是在对方脖子上套了一个绳子,互相在拽,要把对方勒死。

    抑郁最严重的时候我不想跟人说话,谁也不想见,一点儿事就会难过起来。不知道哪件事会让我难过,可能这个水瓶掉地上了,我就开始难过。晚上一闭眼睛我就心悸,心慌,手脚冰凉,必须要把自己熬到最困才敢睡,有时要强迫自己晕过去,不然我就会有一夜一夜的噩梦。

    北大一到期末看抑郁症的人可多了。我到北医六院看病,那是精神科最好的医院,我们学校的学生去那儿可以打折,一折,不然我看不起。精神科很贵的,打完一折还要200多块钱。从那时我开始吃百忧解,慢慢好了一点。

    4

    北大毕业后我去了纽约大学读研究生。

    我朋友一直很担心我。我们有一个聊天记录,她每天都会问我今天是开心的一天吗?我说今天是普通的一天。她说好的。

    纽约也挺孤独的,你要跟城市建立起联系,必定要跟里面的人建立起联系,但我跟这里面的人建立不起联系。没什么人玩,没什么朋友。我没事干就躺着,你让我在这躺着,我能一直躺着,我可以不玩儿手机的一直躺着。

    慢慢地我又进入到我想自己待着,我不想跟人说话,不想出门的状态,有一点事我就开始责怪自己,想弄死自己。

    我跟我妈说,妈我不行了,我觉得我扛不住了,我想休学。我妈说可以,那你就回来。

    5

    我之前的抖音播放量都是几个,跟吴亦凡打招呼那条发出去之后,瞬间好几万,一直往上窜。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评论,我就挨个看,看到半夜。

    三个月过后我涨到160万粉丝,基本上每天两万的涨。其实女生喜欢我这个风格很容易理解,第一我长得不好看,女生对没有自己好看的女生防备度是低的,好感度是高的,加上我挺有意思,女生都挺想跟我做朋友。

    我觉得我目前积累的粉丝,大言不惭地说还是靠自己的个人魅力,我没有什么内容出来。现在发抖音少了,不是说我忙得没有时间弄抖音,是我忙得没有了生活,我能够分享的生活细节、有趣的东西变少了,我就宁可不给大家分享。

    我不是明星,我觉得当明星心理得挺强大的,我不是。我不是很享受大家都看着我的感觉,我很慌的。

    我凭什么呢?我要是今天拿了一个诺贝尔奖,走在街上大家都看着我,我还挺骄傲。

    我火了之后很多人说,李雪琴你能干这个,你能干那个。我说我干不了,他就说你行,你肯定行。有人真的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我能成大事。

    很多人都觉得我啥都行,这是很可怕的。很多人簇拥着你,跟你合影,肯定会让你会产生飘的感觉,但是我及时把自己拽回来了。我心里有数,什么行什么不行。什么东西是虚的,什么东西是实的。什么东西是你真正的能力,什么东西只是你暂时的。我得到的很多东西就是靠运气。

    人真的贵在自知之明。

    6

    我想做能安慰大家的东西。两种东西能安慰大家,一种是很开心的东西,另一种是看到别人不开心。

    我的粉丝说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阳光,特别乐观开朗的人,我想跟你做朋友。他们肯定不知道我抑郁症的时候多痛苦,我也不会跟他们说,我怕让他们觉得外表这么开心的人,其实也是生病的。

    我有一个抑郁症的朋友,说看你的视频很开心,谢谢你让我一个抑郁症的人感到开心。我觉得很好,因为我抑郁症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哪个人让我觉得开心,我就叮嘱他们说你们要及时看医生,按时吃药。

    我的梦想是开奶茶店。咖啡让人沉重,奶茶让人喜悦。奶茶甜,你知道会胖,但是喝的时候真的是开心的。

    我有个小伙伴老谢,我说我俩开一个奶茶店叫谢谢李,这个名真好,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自豪。前两天马东开了一个奶茶叫谢谢茶,我说完了咱俩生意没了,老谢说没关系,到时候咱们换个名。现在我到哪都说,我到哪都等着别人投我开奶茶店。

    我就是一个尽可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希望能让人快乐的人。我累啊,但我让人快乐的时候能缓解这种累。很多人劝我调整,我还没找到好的调整方式。那我就先让大家快乐着,没关系。

    现在的李雪琴火了,成了“爆梗女王”,还成功被央视点名。 面对名利双收,有人说:“现在的李雪琴,一定很快乐。”

    这样的定论是对李雪琴最大的误解,台上的她是很幽默,但幽默和快乐从来不画等号,就像马克·吐温说的:“幽默的内在根源不是快乐,而是悲哀。”

    今天25岁的李雪琴走过低谷,也迎来了高峰,但“红”并没有让她的心情有太多的改变,她也明白这样的走红方式来去匆匆。

    所以她比以往更努力,她不想登上巅峰后又摔得很惨。

    她就像一个矛盾体,她拧巴、聪明,又坚强,但有时又很脆弱,她不快乐,但是想让别人开心,她说:“我活得痛苦,不代表我不能给别人带来快乐,哪怕让别人快乐两分钟,我也算功德无量。”

    不快乐的李雪琴,通过自己独有的幽默让别人痛快大笑,这样的女孩让人心疼。不过,还是希望她在让她别人捧腹大笑的同时,也要让自己变得更轻松。

    最后,让我们一起祝福这个“又丧又真实”的女孩,可以从漩涡里走出来,拥有快乐的人生。

    人啊人.心理健康评估测评解决传统到医院检查很麻烦、报告结果延时等问题,对受测者的心理状态与精神状况进行多维度综合评估,对受测者心理状态的健康水平进行量化、解释和说明,为呵护每位学生、职场人的心灵保驾护航。


    港湾心理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文网址:李雪琴,一个曾经的抑郁症患者:北大一到期末,看抑郁症的人可多了 https://www.xinlitu.com/1663.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