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的人真的从来不求救吗

    抑郁症 港湾心理 71次浏览 0个评论

    我曾经不敢呼救,因为我知道他们都不会懂。

    后来,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就挑选了几个人,有时候我甚至为了让他们了解自己线给他们看看抑郁症的资料,但是他们的反应还是令我很失望。虽然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知道,我选择他们是信任,但是有些言行还是伤到我了。

    “你凭什么觉得你最苦最难过?我也有抑郁的时候,我也有很绝望的时候,我告诉你我体会到的痛苦绝对和你的相当,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最痛苦?”

    可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最惨”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她有这种先占观念,并且开始教训我。

    我被dui的哑口无言,不是真的被骂的茫然一片,而是知道跟她解释她也不会懂索性不予回应。

    因为,我生病了,我不否认你也有很痛苦的低谷期,但是,同样一件事,如果说你感受到了八分痛苦,抑郁症的我可能要翻倍。

    “加油啊,使劲啊xx,努力!”

    我犹犹豫豫向她(此她非彼她)自我暴露,告诉她我在自我伤害。

    她的反应是:你怎么这么幼稚?我也有抑郁的时候,每个人都有抑郁症,谁像你这样自残?

    然后我告诉她我真的很难过,她没有如我预期的那样给我发来“抱抱”,反而跟我说了上面那句话——加油啊,使劲啊,努力!

    我在用刀自残,她在给我喊“加油”。

    进了大学,我一直试着隐藏自己,藏着自己的药,藏着自己的症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哭,藏着自己的胳膊。

    进校,我的情况特殊(复学),我和他们不住在一起,也就意味着没法一起上下课,也就意味着所有人我都不认识,因为从来碰不到几次。

    刚开始,他们对待我比较冷漠。因为我们真的很少见到,就上课晚自习在一起,互相都不怎么认识,所以这份冷漠很合理。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好像他们都开始对我笑了,主动跟我打招呼。

    我陷入了惶恐,不断反思自己到底哪点藏的不好。

    罪魁祸首就是纱布,一定是它。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两个班委,把所有宿舍长叫去开了个关于我的会,让他们互相传达一下。

    我是渴望被关心,但是他们太蜂拥而至,以至于我慌得不行,甚至都有点怀疑他们带着不好的目的。

    我渴望被关心,虽然我小心翼翼隐藏,但我希望他们是自己发现我的问题,而不是被人告知。

    好慌啊,一个班五十多号人,本来我是个透明人,却突然被刻意关照了,大家只要见到我,不是和我打招呼,就是冲我微笑。

    我有社交恐惧症,我在哪都戴着帽子企图挡住点视线,我是希望被大家认识,但是不希望他们对我熟悉成这样。

    虽然宿舍生活不在一起,但是我是复学的、刚开学、课前点名总要被提起,我的曝光率其实很高。经常是老师念完花名册,或者我硬着头皮举手欲开口示意,或者班长比我先叫老师说明情况。

    “我们班有一个18级的复学生,叫xxx”

    这句话如同魔咒,在我的心里不断回响。

    每响一次,我仿佛就看到五十余人的目光盯着我看一次。

    他们都认识我,但是在班委打招呼之前,他们从来不主动理我。

    我当然知道要主动搭理他们,但我实在脸盲记不住几个,也是因为社恐和自卑根本不敢正视他们的面容。

    所以,他们我基本上不认识。虽说一群人记我一个人容易得多,但他们当中也有人不认识我。

    我不主动招呼他们,他们也不主动招呼我。

    我们是平行线,根本不存在相交。

    高中,我在冷暴力环境下待了三年,早就被迫习惯了独处,甚至享受独处。

    刚进大学,我虽然还是很喜欢独处,但我同时也知道必须好好利用这个契机打破独处。

    知道归知道,那么多主客观因素前,我依旧选择了沉默。

    班委介入之后,我受宠若惊,收到了很多善意。

    强烈的反差,我更加焦虑了。

    还没有复学的休学时光,家里人硬是叫我去打工。

    还记得我做不同兼职的时候,自己还在发作期、恢复期,特别渴望被人动和关心。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找个人坐下来倾诉一番,也想老老实实告诉老板我可能会因为抑郁症动力不足。但是我没说。其中一个兼职比较正规,签了合同的那种,我就如实反馈了。我只是出于如实相告,没有过分渴望什么,甚至害怕老板会因为“抑郁症”不要我。

    总之,我是有渴望想要找人说,但我有理智,我知道冲动会伤害自己,那些人不会懂。

    还在高中的时候,我找班主任聊过,我最开始是因为他废话多我想堵回去。

    当时是课间操,我请了好几次假,直男班主任一直强调高考的重要性,也很关心我的身体。他话太多了,并且我觉得我这样样子日后还得请假,必须告诉他原因。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不懂抑郁症。后来,我单独找他聊过一次,试图给他解释抑郁症,也为了他能够理解我,但是,他太直,没什么用。

    我记得我还跟英语老师说过,是因为最后一次英语课了,她给一些学生做一些考前交代。我当时很难受,没办法接受她跟我说很多“冲刺努力没几天了”的话,我索性堵回去“可是我有抑郁症”,我的意思是,老师啊,你说这些话很虚空啊,作为一个抑郁症,更听不进啊,你快点闭嘴吧,我现在很难受,能不能让我静静。但是,她没有理解我的真实含义,反而把我的话理解成了求助,于是,她开始自说自话:“抑郁症有什么啊,平时看你不像啊,你有个学长和我是邻居,得过抑郁症,人家现在恢复的好得很啊,你也会好的………”我哀怨的看了眼我的同桌,等老师说完并且自我满意了一番走掉后,我的同桌无奈一笑:“谁让你说抑郁症了,这下惨了,她说不完了。”

    被抑郁症压抑的时期,我确实涌现出那种恨不得不顾一切见到身边人(亲戚、同学)就“我有抑郁症”为开场白的念头。

    我也真的谨慎选择了一些人,当然,大部分时候,那种“我要和人到处说我好难受救救我吧”的冲动,只是我心里的一个想法。

    当我走到重度抑郁伴精神病性症状时,当我脑袋空空只剩空洞的眼睛望着虚无时,我丧失了能动性,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任何想法都没有了,当然也没有求救的想法。这个时候,我根本没办法求救。就算我的脑子还在转动,我也会死心,因为我会想:有什么意义?不如躺在这,瞎折腾,累不累啊?

    刚开始,我专注于寻求现实生活里的帮助,失败之后,我基本上是死心了,对他们不再抱有幻想,于是,我选择了网络,我选择了贴吧、知乎,我也在自己的微信QQ的动态倾诉过一些什么,但是总感觉有熟悉的人不好,一是他们不理解可能会骂我,二是他们可能会觉得我和现实表现不一样我在装抑郁(实际上现实里我在装正常),三是觉得我最好还是不要给身边人带去负能、不在这样的交际圈给他们带去不好的感受。

    总之,我选择了网络,选择了陌生人。因为现实没人能懂。

    这并不是说在网上说着“我有抑郁症”的人都是真的抑郁症患者。现在网上丧文化那么流行,很多人在装抑郁博眼球。

    抑郁症患者确实会选择不求助。他们因为带了病耻感,觉得说出来自己得了抑郁症说出来经历的事就代表自己很黑暗、心里极度病态、太肮脏,觉得自己的秘密被曝光很羞耻很尴尬。他们也因为太过自责,特别痛恨自己,觉得不应该说出去被人知道,觉得不可能有人在意。他们也是因为害怕说出去之后没人信,或者被歧视或者被骂。

    当一个患者向外界第一次发出求救信号,他成长了,他这是走向治愈的开始。

    很可悲的是,他们求助的第一个人,往往不会是自己的父母。

    儿时摔伤了、受委屈了,他们钻到爸爸妈妈怀里寻求安慰。逐渐长大,原生家庭,他们的创伤越大,代沟越深。

    他们之所以不敢求助父母,是因为一路成长来总是求助受挫。

    “妈妈,今天xx在幼儿园欺负我。”

    “那你就哭了?不会告诉老师?你怎么一点用都没?你不打回去?”

    “爸爸,为什么我和同学玩的时候他要故意起哄啊。”

    “人家开玩笑你当真啊,傻不傻?我就没你这个傻儿子!”

    “妈妈,我今天体育课跑步摔了一跤,好疼,你看。”

    “叫你不听,该,有体育课还不穿球鞋!摔的好!怎么没把腿摔断!”

    ……

    他们不向父母求助,是因为他们早就寒了心。

    往往,患者求助的第一人,会是心理老师、他们觉得可以信任的老师,或者是他们心目中最好的朋友。

    我当时知道家长不会相信,班里也没有朋友,就去找了心理老师。

    但心理老师只是鼓励我要和家长沟通。我还是得硬着头皮告诉父母。

    后来,见我父母太过奇葩,心理老师选择了帮我适当介入沟通。

    如果一个抑郁症患者向除父母以外的人求助,他来找你,那一定是你在他的心里分量很重,他觉得你值得信任。

    他们可能抱着最坏的打算:朋友之间的嘲讽虽然难听,但好歹比父母的冷言冷语要好听一百倍。

    多么无奈,抑郁症患者的第一次呼救,找的不是最亲的人,反而是外人,甚至可能是网络上的陌生人。

    当患者终于鼓起勇气敲响求救的大门,接下来,他们就开始鼓励自己进一步求助。

    他们会觉得“反正大不了被骂一顿,我说说看吧,万一有结果呢”,然后开始试探性的求助。

    他们或许会碰到恶意,也许会被温暖。他们走一步试探一步,举棋不定。

    他们处在呼求试探期。

    他们很仔细的挑选他们认为合适的人选,然后慢慢把自己的秘密吐露。

    犹犹豫豫的他们,小心翼翼,不断回头,一旦遭到打击,便可能缩回壳里,继续自闭。

    我们应该鼓励患者大胆迈出步子,表扬他们的求助行为。

    可是现实中,真正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抑郁症患者在很多人看来一定是网也不上手机也不耍颓废的不行连救命都不会喊的废人。

    不然为什么总是有:

    “你个假抑郁,真有抑郁症谁还说啊?”

    “你天天笑呵呵玩手机你跟我讲你抑郁症?”

    “抑郁症的人都不上网不玩游戏什么都不做,你抑郁症?”

    “除非你死了,否则我凭什么相信你抑郁症?”

    本文就想努力消除大众对抑郁症的刻板印象。

    谁说抑郁症就不会向外界寻求帮助?谁说抑郁症就不玩手机不玩游戏?谁说但凡有人说自己抑郁症就一定不是抑郁症?谁说抑郁症非要自杀了才相信?谁说抑郁症就不会笑?谁说抑郁症的人永远都哭丧着脸?

    人家哭的时候吧,你说:“谁没有个伤心的时候啊,别矫情了,擦干你的眼泪吧。”人家不哭的时候吧,你又说:“你怎么不哭不丧了?你不是有抑郁症吗?”

    人家好端端的时候吧,非刺激人家:“你不有抑郁症吗?你怎么不跳楼啊?”

    人家在绝望边缘徘徊的时候吧,你又挖苦人家:“不就是感到痛苦吗,就去死?你至于吗?”

    打住,到此为止,不再举抑郁症污名化的恶心例子了。

    前面说了,抑郁症大致有发作期和缓解期。

    那么,发作期的人,基本上很少努力自救,但是不代表他们的主动自救行为不存在;发作期的人抑郁症都比较严重了,无比绝望比较多。

    无比绝望期就好比溺水奄奄一息。

    如果他处在一个绝望挣扎的发作期,你会发现他扑面而来很多很多消息,总是依赖你,也就是你会感到厌烦并且应接不暇。

    记住!发作期如果很严重,有点像懂事的小朋友非要哭闹着胡搅蛮缠。你和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只会适得其反。他什么都懂,不需要你传授什么人生哲理,他只是暂时没办法顾及自己的理智。

    你在发作期告诉他:“别老指望我,要靠你自己”只会让他更绝望。

    但是你在他恢复的时候,他理智回来的时候,这句话他可以接受的。

    再比如:“别难过嘛,我们出去玩”。

    在发作期并且如果病情比较严重,他失去了活力,看什么都觉得很烦,不想动。这时你邀请他出去,本意是想带他透气,但是他会很难受。因为他真的做不到,就算做到了,他也感受不到有什么乐趣。

    但是,如果在恢复期,他有精力了,也能体会到快乐了,这个时候他有动力,你带他去玩的话他不会抵触。

    总之,在绝境中的人,出于本能拼命想要抓住点什么来保命。这个时候能不能活都是问题,他顾不上其他的。

    就凭人的生本能的这一点,你真的不能够骂他:“你不抑郁症想死吗?那你为什么又想活?”

    而抑郁症的恢复期,患者不再先前那样盲目呼救,他们开始有选择的、有针对性的寻求帮助。他们学会了保护自己,学会了找对的人。

    这个时候,他们对生的渴望又大过对死的渴求了,他们满满的求生欲了。

    你再一巴掌上去:“秀啥?可劲装吧!你是抑郁症?抑郁症都不会跟外界说!”

    人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勇气可能就全被你扇没了。

    就算你脑子太木想不到人的生与死的本能,不理解抑郁症为什么会呼救为什么会感到开心,你也好歹知道什么是情绪嘛不是?

    情绪是一条直线吗?你想想看,你一天之中的情绪是不是有变化?是不是有起伏?

    情绪可以用波浪线反应在一张白纸上。

    波谷就是你伤心难受的时候,波峰就是你开心or愤怒的时候。它俩是个临界点。

    抑郁症的人也是人,他情绪也和你一样是个波浪儿,你为啥就不允许人家也开心or愤怒,非让人家一直呆在谷底?

    只不过他的情绪波浪儿由于生病了并不像你这般优美流畅(健康),人家的波浪儿比较丑(病态)。

    看明白没?以后还拿“你都笑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不开心有抑郁症”dui人吗?

    啥?你还要gang?

    啧,咋回事?你求生欲呢?逼我动手揍你?

    你别跑哇,你给我站住,回来啊。

    『相关链接』

    难治性抑郁症

    如何与抑郁症正确患者聊天

    如何与“我要自杀”的抑郁症朋友聊天

    抑郁患者看护指南

    与抑郁的人聊天有哪些话不能说


    港湾心理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文网址:抑郁症的人真的从来不求救吗 https://www.xinlitu.com/1784.html
    喜欢 (0)
    支付宝[13571844594]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