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其实最需要警惕的就是抗抑郁药(比如舍曲林)2020.10.04更新更新

    情绪压力 港湾心理 21次浏览 0个评论

    (因为很多朋友私信咨询,我就建了个WX群,有任何抗抑郁药物副作用困扰的朋友都可以私我加,大家可以互相沟通希望在精神上能够帮助恢复)

    2020.10.04更新:

    说到我建的群,就在今天,一个神经的进了说我传销,还卖保健品?首先我写这篇文章就是让大家警惕这个药,决定权是自己的,其次,建群的起因是一个小伙子希望能加上我,我索性拉了个群,大家说到失眠,我就说建议吃保健品帮助睡眠 比如褪黑素。任何玻璃心,动不动所有人都是有目的的,请您看都别看这篇文章,也不要进群省得污染我眼睛!!!)所以完全信任医生、专家所说的话的接受不了质疑的,请看到这里就关掉。

    当你有了观点的时候,你就有了敌人,我写这些不是为了引战。初衷就是让更多被副作用困扰的人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也给大家提个醒。首先我说一下我主观的想法,如果抑郁焦虑或任何精神类疾病没有严重到工作或生活无法自理,在决定服药前先尽量尝试任何其调节方法(包括运动 找最好的心理咨询师交流 普通医院的用处都不大 或者看中医)如果已经严重到无法工作或者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服药恢复正常,那就遵医嘱服药并且做好长期服用的心理准备。

    副作用对于大多人来说也可能不是那么明显,尤其是其女性。如果你没有尝试过性高潮,根本就不会意识到抗抑郁类药物对性功能的影响。包括其他轻微副作用 手抖 多汗 麻木 失眠或嗜睡,程度也是因人而异。如果觉得自己必须得吃药才有帮助的,副作用暂时没有明显感觉也可以看到这里就关掉,也尽量不要再去看或搜索关于副作用,越看只会越焦虑不会对病情有帮助。如果觉得自己是可吃可不吃,病情不那么严重又对药物存疑的,那么可以继续看完我写的这些。

    这是我个人的经历,2019年8月中旬生完妹妹后大概一个半月(10月初的样子)发现自己出现抑郁症症状,形容一下就是开始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越来越懒(其实抑郁症表现之一就是懒)然后11月-12月开始情况恶化,开始伴随有很强烈的焦虑感(这个感觉我觉得最贴切的形容就是你走在大街上一摸包发现钱包或手机不见了的惊恐感,但抑郁症的焦虑感是起码会维持好几分钟的这种感觉)差不多有2个月的时间天天把自己关房间里饭也不想吃,在没有刻意减肥的情况下瘦了十多斤。荷兰这边有产后抑郁专门科室,但是要预约排队,我10月份预约直到今年1月才轮到我。

    先说下看心理医生的感觉吧,真的就是还不如自己开导自己,我看了很多文章对心理医生吐槽的原因是因为大多数心理医生都完全没经历过抑郁症患者的病情,无法感同身受,以至于我这个心理医生说出来的话真的分分钟击垮你内心防线(比如我就说我可能没准备好当两个娃的妈这个角色,医生回我不然能怎样,你只能面对现实。。)

    然后医生评估了我的情况,直接开 (感觉这个举动真的太轻易了,而且这种药物实际是很不安全的,后面细说)舍曲林(又名左洛复)一开始让我吃半片,观察下身体反应。吃药第一天我就感觉到很强的副作用了,手抖、出汗、失眠、还偶尔感觉到上头(嗨了)。过了1-2周这些副作用慢慢就减少了开始每次吃一片。但是!最让我抓狂的是,性功能障碍这一副作用开始越发明显。(就不细说了)我一女的都深受其害,无法想象男的是啥感觉了。

    说一下服药初期的感受,最明显的感觉就是麻木,就像突然没有回忆了一样,无法去想以前的事,关注点只在当天。这段时间可以叫它失忆药,也是我满心以为我情况要变好了的时候。但是服药2个月之后发现,药效基本就消失了,又打回原形(那个时候3月底正是欧洲疫情开始严重的时候)然后我就电话咨询医生(不重要的病都改成打电话)问能不能增加剂量,因为药不起作用了,然后医生就同意我从1片剂量加到了1片半。

    按照新剂量吃了2周左右,觉得一切正常。因为疫情原因当时都是每天宅家里看新闻读文章,然后突然某一天发现自己有幻听了但当时没在意(幻听到救护车声音)这个药对大脑肯定是有影响的,会把一些信息放大化,当时我出现了短暂的认知失调和时间认知差(比如明明今天22号了 我觉得还是在20号)最后一步就是最可怕的被害妄想症了。

    我这里说的被害妄想症不是我们平时开玩笑or嘲讽其他人指的意思,是正儿八经的被害妄想症(就是感觉有人要害自己,每个人的对象可能不同我当时是认为我老公要害我)而引起这个的原因就是很多信息在大脑里面被放大化,这个时候的大脑处于疯狂运转阶段。

    那个感受真的很可怕,害怕到下一秒会心脏病发作。我当时说服自己的方法是,我这么爱我老公就算他要害我我也认了,然后我就把我大脑里面要爆炸的那些东西全部都跟他说了,他第二天就带我去医院,当时我已经严重时间认知出问题(我认知的时间比实际慢了2天)。 最后是住院调理,说一下当时医院的情况,我总共住院了一周多,根据那段时间和住院病友的交流,发现他们都是因为副作用自杀未遂入院的。而且当时最严重的一个病人,我明明都认识他三四天了,我们聊天的时候他居然告诉我他入院快1天了。。。所以说时间认知出问题是一个强副作用普遍现象。(这些都是普通搜索搜不到的)

    我自己也找了很多相关资料,发现很多抑郁症患者本身是没有轻生念头,反而是药物最后导致。这里我引用一段在网上搜到的相关文章:(截取自)

    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厄文·基尔希(Irving Kirsch)教授。

    他做过一个重要的实验,让我们看到了事实的真相。他把实验参与者分成三组:给第一组人吃了一种糖豆,但是告诉他们,你吃的是一种抗抑郁药;给第二组人吃的才是真正的抗抑郁药,而且如实告诉了他们;第三组人则是什么都没吃,既没吃药,也没吃糖豆。

    你可能以为,那些吃糖豆的,肯定没有效果吧?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只要你能让他相信自己吃了抗抑郁药,哪怕他吃的是糖豆,也一样能有效。更不可思议的是,总体来看,真正的抗抑郁药的效果,没比糖豆好多少。这是怎么回事呢?基尔希教授也非常想弄明白。于是,他带领团队进行了仔细的测算,看看那些化学药物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结果是:药物的作用只有25%,跟人体自然康复的效果,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换句话说,这个实验表明,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吃药或者不吃药,对抑郁症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更震惊的事情还在后头。有一次,基尔希教授有机会看到了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一些内部材料。这些材料是一些抗抑郁药在研发的时候,原始的实验结果。

    看了这些内部材料之后,他发现,制药公司为了让人们相信他们的药是有效的,往往会有选择性地对外公布实验结果。比如说,在其中一个实验里,实际上一共有245名患者服用了这种药物,但是等到制药公司对社会公布的时候,他们只挑了其中27名有效果的患者,把他们的结果公布了出来,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药有效。

    基尔希教授和其他专家决定,根据这些原始的实验数据,自己算一下,那些抗抑郁药到底效果如何。他们采用的方法叫做“汉密尔顿测量表”,这是一种公认的测量抑郁和焦虑程度的方法。使用这种方法,最后能得出一个分数,这个分数越低,就说明你抑郁和焦虑的程度越低;分数越高,说明你越抑郁和焦虑。

    最后,专家们经过测算得出,抗抑郁药可以让一个人在“汉密尔顿测量表”的分数降低1.8分。1.8分是什么概念?我们对比一下就知道了。根据这个测量表,改善睡眠的质量可以让你的分数降低6分。换句话说,那些号称非常有效的抗抑郁药,其实还不如晚上好好睡一觉效果好。

    而且,就在这个1.8分里面,恐怕还有水分。有一名叫做彼得·克雷默(Peter Kramer)的美国医生,一直都是抗抑郁药物的坚定支持者,他还写过一本推荐抗抑郁药的畅销书。可是到了2012年,克雷默偶然参观了某个制药公司研发抗抑郁药物的实验室之后,他就发觉这个事情很“不对头”。

    原来,根据法律规定,参加制药公司实验的参与者必须身体非常健康,但是同时还要有抑郁症,而且制药公司最多只能给他们75美元作为报酬。

    这么高的要求和这么低的报酬,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充自己是抑郁症患者。但是对制药公司来说,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很难找到人来做实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制药公司就耍了一些小手段,它们创造出了一些其他条件,吸引人们参与实验。比如,把实验室装修得特别温馨舒适,给参加者全天候的健康检查和咨询,还免费提供一些药物。 这样,一些穷人就会来参加实验,因为不光能拿钱,还可以享受这些他们平时享受不到的福利。

    问题是:这些人真的有抑郁症吗?克雷默医生认为,很多人的“抑郁症”都是装的——他们先装作自己有抑郁症,吃了药以后,又装作自己的抑郁减轻了,这样就能讨好制药公司,拿到更多的福利。

    制药公司呢?他们就算是看出来了,也不会说破,因为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当作者采访克雷默的时候,这个原来支持抗抑郁药的医生承认说:“抗抑郁药的所有科学证据都是垃圾。那些实验数据,毫无意义。”

    但是如果这些实验漏洞百出,如果抗抑郁药根本就没有效果,那这些药物怎么就通过了官方审核,成功进入市场了呢?

    作者给出了一组数据。他说:在美国,药品监管机构员工的工资,有40%是由制药公司赞助的;英国的情况更糟,药品监管机构员工的工资,100%都是由制药公司提供的。

    原因显而易见,因为在这些国家,制药公司才是药品监管机构的衣食父母。针对这个问题,作者还咨询过一位教授。这位教授透露说:如果你是制药公司,那你做了1000个实验,其中998个失败了也没关系,只要你有2个成功,你的药就能进入当地的药店。

    再回到我的经历,住院期间医生给我开了另一种药,我吃了一个月体重狂飙十多斤(副作用肥胖)然后怕引起其他健康问题又给我换了一种(副作用可能引起面瘫,赌瘾等)我老公觉得这些药副作用都太强,坚决要我戒掉。

    下定决心之后花了三个月时间,把这些药戒得干干净净。期间当然会有焦虑发作的时候,每次想想要么熬过去,要么还是得乖乖吃回那些会把身体吃垮的药,就意志力满满了。

    然而事实是,我在慢慢戒掉药物的过程中,抑郁症的情况反而还好转了很多。(其实很多药的测试都是不合规定的,有些参与测试的根本就没有抑郁症,还会判定有效) 抑郁症靠吃药是一辈子都治不好的,不只没效果,还会有很严重的副作用,肾功能衰竭,肥胖,失眠或嗜睡等等。拿舍曲林来说,还是一款6岁以上儿童就可以服用的药物,真的可以吗?(副作用还有提示25岁以下患者服用会增加自杀风险)那为什么还会给病人开这种药呢?

    而且其中60-80%的人会感觉中途效果降低而去增加剂量,这时候最容易出问题(比如我)。我是靠我老公的支持和坚持锻炼慢慢缓解的,运动是真的很有用的一种方法,每次出一身汗都会觉得很舒服。再有就是戒掉社交软件(尤其是Twitter微博这些),很多新闻和推送都有消极负面的信息,多出去走走接触大自然,努力让作息时间恢复正常,让自己忙碌起来,相信问题都会得到解决的,尽量依靠亲人朋友依靠自己而不是药物。

    更新:推荐一个油管视频给大家

    加拿大著名的心理学家Jordan Peterson博士,在国内外都很出名有很多粉丝。他本人最近一年经历了很多变故,消失在公众面前很长时间。前两个月录了一个视频,讲述了他抑郁焦虑症服药到出现强副作用到戒药的整个过程。他说在他服药以前一直都认为这类药物是安全的,然而视频最后他说现在就算有人拿枪指着他的头让他再吃这药,他也不会再吃。他指出他原本以为抑郁症焦虑症已经很可怕了,但是副作用更让人绝望。他也提到了住院的时候时间认知出问题,会不停地问他女儿什么时候了,感觉一天无比漫长(跟我文中的经历一样)。还有很多关于药物副作用细节的内容我就不一一列出了。

    整个视频近一个小时,采访者是他的女儿,我没有找到完整视频的中文字幕版,以后如果找到了就贴上来 英语好的朋友应该可以试着看看。

    他这种声望高资源又好的教授,从戒药到治疗副作用都跑遍了美国最好的诊所,再辗转俄罗斯,到现在依然在塞尔维亚治疗中,真的难以想象普通人如果深受其害,要怎么才能走出来。就像评论里有朋友提到的,这类药物可怕的就是,当你感觉好了停药之后,又开始情况变坏的话,你并不知道其实是副作用,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复发了。而又有多少患者是觉得只是自己抑郁症焦虑症恶化了?完全没意识到这些是药物引起的副作用?因为不会有精神科医生开药的时候会告诉我们副作用会有这么严重,他们顶多说“多汗 失眠或嗜睡 性欲减弱”这些轻度副作用。Peterson教授是在俄罗斯接受了昏迷情况下换血浆的治疗方法才成功清除体内所有药物残留从而戒掉,这类药物在你体内可以存在的时间比你想象的要久得多。


    港湾心理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文网址:抑郁症其实最需要警惕的就是抗抑郁药(比如舍曲林)2020.10.04更新更新 https://www.xinlitu.com/1399.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